贵阳律师事务所
详细内容

刘某春走私普通货物物品一审刑事判决书-莫虎律师-贵阳刑事律师事务所

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2020)黔01刑初109号

公诉机关贵州省贵阳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春,男,1984年2月14日生,汉族,大学本科文化,户籍所在地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住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2019年11月12日因涉嫌走私普通货物罪,被贵阳海关缉私局取保候审。

辩护人莫虎,贵州诚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贵州省贵阳市人民检察院以筑检刑诉[2020]6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春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20年9月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贵州省贵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刘蓉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春,辩护人莫虎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贵州省贵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8年10月至2018年12月期间,被告人*春在贵州省遵义市从事辣椒经营的过程中,为获取非法利益,伙同*兵、赵某等人(另案处理),利用“边境小额贸易”政策,采取伪报贸易方式等手段,将原产于印度的辣椒干伪报为越南原产地辣椒干,由广西凭祥口岸和云南天保口岸走私入境后销售营利。经查,被告人*春采取伪报方式进口印度辣椒干共计116.158吨,经贵阳海关计核,涉及偷逃国家税款共计人民币19.135847万元。

2019年11月12日,被告人*春因涉嫌走私普通货物罪被贵阳海关缉私局取保候审,2020年3月4日被告人*春补缴了税款共计人民币19.135847元。

针对起诉指控的犯罪事实,公诉人宣读、出示了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及立案决定书、银行交易明细、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鉴定意见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春为谋取非法利益,违反海关法律规定,以伪报方式走私辣椒,偷逃应缴税款数额较大,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走私普通货物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春认罪认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可以从宽处理,建议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如积极主动缴纳罚金,可以适用缓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春在本案中具有自首、认罪认罚、积极补缴税款,属从犯的从轻减轻等情节,请求对其免除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8年10月至2018年12月期间,被告人*春在贵州省遵义市从事辣椒经营的过程中,为获取非法利益,伙同*兵、赵某等人(另案处理),利用“边境小额贸易”政策,采取伪报贸易方式等手段,将原产于印度的辣椒干伪报为越南原产地辣椒干,由广西凭祥口岸和云南天保口岸走私入境后销售营利。被告人*春采取伪报方式走私印度辣椒干共计116.158吨,偷逃国家税款共计人民币19.135847万元。2020年3月4日被告人*春补缴应缴税款人民币19.135847万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一、书证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2019年3月14日长沙海关缉私局在侦办“杨某走私案”中发现涉及贵州方向的案件线索后将线索移交贵阳海关缉私局侦办。经过侦查后发现犯罪嫌疑人*春涉嫌从印度订购原产地为印度的辣椒干后伪报为越南原产地,通过天保口岸报关以小额贸易方式将6个集装箱货柜的辣椒干走私如中国境内,并在贵州市场进行销售牟利。2019年6月20日贵阳市海关缉私局对*春立案侦查。

2、抓获经过证实:贵阳海关缉私局于2019年11月12日在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其家中,通过其家人电话告知后,将*春拘传到贵阳海关缉私局讯问的过程。

3、情况说明证实:贵阳海关缉私局出具被告人*春有自首情节的情况。在*春到案后,除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外,主动交代了侦查机关不掌握的另外走私2个集装箱货柜的辣椒干的事实,经侦查机关核实后,确认情况属实。证实对认定的走私2个集装箱货柜的辣椒干,被告人*春属于自首。

4、拘传证、取保候审决定书、收取保证金通知书证实:2019年11月12日被告人*春被贵阳市海关缉私局拘传、同日被取保候审,并缴纳保证金10万元。

5、搜查证、搜查笔录证实:2019年11月12日贵阳海关缉私局对*春位于贵阳市观山湖区家中进行搜查。

6、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发还清单证实:贵阳海关缉私局对搜查的相关物品(手机、U盘、硬盘、公司资料、银行卡等物进行了扣押。2020年6月22日发还了手机1部、U盘2个、资料14本、银行卡2张。

7、鉴定聘请书证实:2018年12月28日,贵阳市海关缉私局将涉案的5部手机及一台平板电脑送贵州省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做鉴定。

8、调取证据通知书证实:贵阳海关缉私局向中国建设银行贵州省分行、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贵州分公司、中华人民共和国天保海关调取证据。

9、中国建设银行贵州省分行银行明细证实:2018年12月4日、12月5日、12月10日*春三次向麻栗坡县天保报关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孟军)转款共计18万元(每次6万)。

10、移动电话机主信息证实:1398****5898机主为*春,开户时间为2010年4月27日。

11、海关专用缴款书核查情况统计表证实:贵阳海关缉私局提供的三张报关单(*春)对应的缴款书(伪报的单据,货主单位均为“麻栗坡县晨林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金额共计73477.5元)

12、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证实:中国建设银行贵阳城北支行于2020年5月11日至2020年11月11日间冻结*春20万元。

13、报关单及报关手续(复印件,原件存于海关)证实:2018年10月30日*春“边境小额”贸易的方式从凭祥海关进口了29714千克(两个柜30吨)的标注为越南原产地的辣椒干,收货人为“*市天惠贸易有限公司”,进口增值税为23771.2元(因系“边境小额”贸易,没有缴纳关税,仅有增值税,*春偷逃税款证明)

14、合同证实:被告人*春与印度供应商签订的购买辣椒的买卖合同,共计四份,时间分别为:2018年10月4日、2018年10月16日、2018年10月25日、2018年11月2日,共计八个柜(实际购买人为*春,但合同签订购买方系*春提供的越南方的清关公司的名称;均有中间人荆某的签字认可)(共计120吨)

15、转账证明(1卷P154-156)

证实:证人荆某农业银行账户于2018年10月30日、2019年2月4日收到“*芳”的转款,共计53515元(经荆某标注为*春支付的佣金)

16、转账证明证实:证人荆某农业银行账户于2018年10月30日、2019年2月4日收到“*芳”的转款,共计53515元(经荆某标注为*春支付的佣金)

17、微信信息梳理表证实:(1)证人杨某与*春微信信息梳理表(其中梳理表52页第1298项至梳理表53页第1313项双方微信内容“他做原产地证,这个货就已经变成越南的了”、“越南的辣椒没有关税,因为中国对东盟的政策不收关税”、“现在的关键问题是辣椒走云南也好、走广西也好,这个历史也有好多年了,四五年、五六年了,为什么之前这么大张旗鼓的进来”;梳理表第4页第63项、64项杨某发给*兵的照片,经杨某解释,这张照片是*春所发的越南原产地的样本,并叫杨某照这个样子去办理,杨某随后将图片转发给*兵,让其确认一下用这种原产地证可不可以报关;等等);(2)证人赵某(七姐)与*春、苏某(*春委托的在越南帮忙接货人)微信信息梳理表(赵某证实是*春与其商量赵某帮其过两个柜的辣椒干时的联系内容,包括*春转账到*生账户31000元的微信截图);赵某与苏某商量帮*春的两个柜辣椒干改包装、联系货运车的内容。

18、*春提供书证及自书情况说明证实:被告人*春提供的支付辣椒货款、佣金、代理费用情况说明,以及对应付款电文、微信记录(因支付款项显示为英文,*春逐一对款项进行了情况说明)。

19、*春提供的购买合同证实:*春与印度供应商所签的购买辣椒干合同,包括对应的原产地证、装箱单、提单等。

20、海关专用缴款书、补缴税银行回执单证实:2020年3月4日,*春共计补交税款191358.47元。

21、户籍证明、前科证明证实:被告人*春案发时已经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同时,被告人*春无前科。

22、情况说明证实:贵阳海关缉私局出具,证实*春归案后积极配合侦查机关调查,主动补缴税款,并在讯问时主动交代2018年10月底在凭祥口岸走私2个货柜的印度辣椒干的事实,经查证属实。建议对其减轻处罚。

23、涉嫌走私的货物、物品偷逃税款送核表、涉案货物统计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办理涉嫌走私案件的货物、物品税款计核证明书、情况说明证实:2020年2月11日,贵阳海关缉私局将核查整理的被告人*春涉嫌偷逃税款的货物共计116.158吨送核,结论:*春涉嫌走私的货物、物品应缴税额共计人民币288607.17元,核定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191358.47元。

24、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贵阳海关缉私局将计核的结论已告知被告人*春,有*春签证认可。

25、杨某、管某等走私普通货物案相关材料复印件证实:2019年3月1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常德海关缉私局对杨某、管某、*兵等以3.14专案立案侦查。

二、证人证言

1、证人荆某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我是在2017年开始接触辣椒干生意,都是做的印度辣椒干,我当时在印度那边就是负责监装货物,*亮*的公司在经营印度辣椒干的生意,他们委托我在印度去负责考察印度辣椒干的市场、在装货的时候核查辣椒干的质量,我按月在公司领取工资。2018年4月我离开他们的公司,自己出来做生意,主要是做中国辣椒商与印度辣椒商的中间商,我从中收取佣金。*春是在2018年9月和我一起去印度之后委托我做辣椒生意的,*春委托我在印度帮他负责联系供货的印度辣椒商,负责与印度商谈价格、付款方式等(最后确认拍板还是*春负责),并在印度负责监装货物。一般流程就是*春联系我说他要几个柜的辣椒干、什么品种、品质要求是什么,我就去印度那边询价,与印度辣椒商确认付款方式、价格、品质等,然后把这些情况告诉*春*春确认要哪一家供应商的辣椒干我就去与印度辣椒商细谈并签订合同,在签好合同装货是我去现场核查辣椒质量,确认没问题后就装货。辨认笔录:(1)2019年11月9日,证人荆某辨认出了其证言中提到的*春;(2)荆某签字确认了*春经其介绍与印度辣椒商签订的购买合同共四份,数量共计120吨。

2、余某证言证实:*春是我在遵义中国辣椒城上班的31号门面的老板,他聘请我在门面上班,平时我就负责在门面收货、销售。*春是在2017年7、8月左右开始在遵义中国辣椒城租赁门面做辣椒生意的,门面上的辣椒都是*春负责采购,我听*春说我们门面经营的辣椒都是从印度购买来的,都是先从印度发货到越南,再从越南经中国的天保和凭祥口岸进到中国来,最后再拉到遵义我们门面上,也有从印度直接发运到中国广东、青岛口岸再拉到遵义的,这些情况都是*春在具体操作。2018年11月、12月左右,遵义这边门面上没有货了,我就问*春,他就说有一批印度辣椒干运到越南了,一直在越南进不了中国,听说是因为有人走私印度辣椒干被抓了后国家不让进,后面这批辣椒是在越南那边换了包装后才从越南进到中国天保口岸,这批辣椒*春给我说在越南没有过来的有3车6个柜,后面我在门面收到的是两车的货,每一车30吨。都是白色的编织袋包装好的,每一包25公斤,有的时候包装袋上面上面标识都没有,像去年2018年12月从天保拉过来的两车的包装袋子上就上面标识都没有,有的时候包装袋后面印有文字,像从凭祥拉过来的,在包装袋上有重量、产地等。

余某确认了2018年10月31日、2018年12月6日、2018年12月10日三次在门面收到分别为30吨的中椒(印度辣椒)并支付车费给驾驶员的事实。

3、*芳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安*轩*春三人在一起做租赁塔吊、辣椒干生意,辣椒干生意是*春在具体操作。在他们做生意的时候,都是通过私人账户走账,主要就是通过我的账户(农业银行尾号27*6账户)。*芳提供了其农业银行账户2018年9月1日至2019年1月31日流水明细其中由其账户支付给户名为*波、苏某、余某、*生、荆某、杨某的款项是*春通过*轩安排支付的,只是知道是支付的辣椒款项,具体情况不知道。

2019年12月30日,*芳辨认出了*春

4、*轩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2017年6、7月份时与*春*安商量一起做辣椒生意,*春出资少三分之二,他具体负责事务,我和*安不负责相关事务。当时辣椒生意走账是通过*芳的账户走。经营的辣椒主要是印度辣椒干,主要品种有S17、S4,还有河南辣椒干和贵州遵义本地的辣椒干。*春进货是从印度一个叫贡土尔(音)的地方,具体哪家公司不知道。2018年3月左右我和*春一起去过印度考察市场,同行的还有两个湖南的辣椒商,一个叫杨某,一个是他的女婿叫管某,还有两个四川的辣椒商,当时具体的洽谈都是*春2019年9、10月份,*春*安又去了一次印度考察。支付货款的方式都是以美金进行结算,当时我表哥介绍了一个朋友,可以支付美金到印度的公司,我们只需要按照当天汇率支付到一个叫*波的账户就可以了,他那边负责把美金支付给印度辣椒商。这个帐大部分都是通过*芳的账户转的,有时候也通过我的账户转。从2018年10月左右开始,*春就直接向印度辣椒商购买印度辣椒干,最开始是把印度辣椒干发运到越南,*春在越南找代理公司代理,从广西凭祥口岸、云南天保口岸过关到国内,后面都是从印度直接发货到中国的口岸了。*春核算过成本,给我们讲过印度辣椒干发运到越南,这样可以节约成本,比直接在中国口岸费用低,而且*春说他了解到国内做印度辣椒干生意的人大部分都是这么走,如果我们走中国口岸报正关进口,我们辣椒的价格就没有竞争力。*春在越南找的代理公司是叫越南河内北部湾公司,公司是一个名字叫苏某的人在负责,印度辣椒干都是先运到越南海防港,苏某在越南海防港负责办理清关手续,并把印度辣椒干从越南海防港运输到中越边境口岸。

2019年12月30日,*轩辨认了其证言中提到的*春*安*芳、杨某、管某。并提供了其农业银行(5*-6*尾号50*6)2018年9月1日至2019年1月31日资金交易明细,与其证言印证。

5、罗某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2018年12月经荆某介绍认识*春后,同月向*春购买了2个柜(30吨)的印度辣椒干,品种是S17(剪把),是从云南天保口岸拉运到成都来的,是通过汽车运输的。包装都是纯白色的编织袋包装,上面文字图案都没有,每一件25公斤,总共1200件。他卖给我的价格是8.75元每斤,这个价格是货到成都的价格,*春负责运费。我是通过农业银行支付的,*春叫我打到一个账户名为*芳的账户,共支付给*春525000元人民币。

2020年1月15日,证人罗某对*春、余某、荆某进行了辨认;

罗某提供了转账给*芳525000元截图。

6、*兵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我是麻栗坡县晨林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法人,同时还负责麻栗坡县天保报关有限公司。2018年11月底,杨某来天保口岸找到我,问我能不能进口报关辣椒干,他有7车(14个柜)的辣椒干在越南,他说辣椒是从印度发过来的,原产地证是印度的,我说不能报,要原产地是越南的才行。过了几天,杨某又来,说他能办到越南的原产地证、检疫证等这些单证,问我能不能办,我说可以,但是要换包装,后来我帮助杨某换的包装。后来,杨某又找到我,让我名下的晨林公司作为中国的接货公司,因为晨林公司有边境小额贸易资质,然后他和我又到越南那边去找到他自己联系好的越南的清关公司**香的公司,因为边境小额贸易需要双边都有小额贸易的资质,同时还需要一整套与购销合同匹配的越南公司出具的发票、装箱单、以及越南官方出具的卫生证、检疫证、原产地证等单证,当时按照杨某说的合同上按8.5元人民币的价格签订合同并进行报关,总共购买的数量是200吨,杨某让我把他的印度辣椒干按照越南的辣椒干以边境小额贸易的方式进行报关。开始杨某说他有7车印度辣椒干,后面在报关进口的时候杨某给我讲其中4车是他的,有3车是一个叫*春的,*春委托他联系我按照边境小额贸易的方式把辣椒干以边境小额贸易的方式从天保口岸进口进来,3车辣椒干的代理费用也由*春支付给我。我收取*春每车辣椒干60000元人民币。但他们这7车货都是印度辣椒干伪造了越南原产地证、合同、越南检验检疫证这些从天保口岸以边境小额贸易方式进来是违反海关监管规定的,我代理这些辣椒干的风险很大,虽然我在报关时候只需要向海关缴纳增值税,但是我还需要他们把少缴纳的税款(包括关税和少缴纳的增值税)支付给我。万一以后海关查到了,我就把这个钱拿去补缴税款,万一没有查到,这笔钱就当作我的利润,而且我还强调,如果这笔钱不够缴纳偷逃的税款,*春和杨某需要把差的钱补给我。最后谈下来的价格是60000元人民币一车(两个柜),*春也表示同意。*春对于他的3车印度辣椒干在越南秋香公司换包装、伪造越南原产地证的事情是清楚的,*春和管某还去越南的秋香公司看过辣椒干换包装的情况,他对于越南公司那边换包装、伪造原产地证的事情是清楚的。每一次*春的辣椒干在天保口岸报关进口的时候*春都要到天保口岸来,每一次报关进口后我都要把那一车的报关单给*春,报关单上写明了进口的方式就是边境小额贸易,货物总价也是有的。杨某告诉我他妈对边境小额贸易的政策是了解的,对边境小额贸易的税率也是清楚的,对我具体交纳多少税款也是清楚的。

2019年11月8日,*兵*春、杨某、管某进行了辨认。

7、李清龙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2018年12月初,通过网络联系了一个从天保口岸运货到四川成都的拉辣椒的货源,是一个贵州遵义的老板联系我的,谈好运费是18600元。收货的老板姓罗(罗某),我第三天凌晨四点左右到的成都海霸王市场,罗老板收货后,贵州遵义的老板就通过农业银行给我转了18600元。我在天保口岸装货有指挥我装货的是一个年轻的老板,我还在口岸办公室看见一个女老板(*兵),我可以辨认出来。

2020年5月16日,李清龙辨认出了其证言中提到的罗某、管某、*兵

8、杨某证言证实:我和*春是在2017年11月左右在贵州遵义认识的,之后我们加了微信,他的微信名叫大春。2018年12月左右我在天保口岸一共进口了14个货柜的印度辣椒干,其中8个柜的货是我自己找印度人买的,另外6个柜的货是*春买的,他的货不是我买的,是他自己找印度人买的,也是印度辣椒干,他的货也是从印度海运到越南海防港,之后到越南的清水口岸,清水对面就是中国的天保口岸。我帮忙给他把他的6个柜的货通过天保口岸进到中国来的,他的货也是和我的一样都是以边境小额贸易的方式从越南进到中国来的,并且给我们过货的人都是我找的*兵,我的过货费是我支付给*兵的,*春的过货费是他自己支付给*兵的。*春的货拉到清水之后,是我帮他在越南人**香那里换包、办越南的原产地证明、检验检疫证明等手续,当时还因为越南人那里的袋子不够了,我还帮刘总在中国买了3600个纯白色的袋子,并让人带到越南那边交给**香进行换包装。当时凭祥那边进不了货了,海关把过货的人给抓了,这样我和刘总商量在云南找个口岸进辣椒干,后面我就在天保口岸找到*兵,并按照她所说的报关情况,我又联系上**香办理云南的原产地证等,最后将我和*春14个货柜的印度辣椒干进到中国来的。我和*春对中国的边贸政策是清楚的,但是就像我们讲的那样,大家都要去伪报原产地,有的甚至直接蚂蚁搬家过来,这样他们的成本就低,我们如果都按照正关进来,那样我们的成本就增加了,卖出去的价格就没有竞争力,就算明知道伪报了原产地证这样偷逃了国家的税款,但是这样可以降低成本,冒着触犯法律的风险也要去这样做。

2019年10月24日,杨某对*兵进行了辨认。

9、管某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证实的内容与杨某一致。证实*春6个柜辣椒干与杨某的8个柜辣椒干都是从印度购买后运到越南后由*兵**香等共同操作伪报成越南原产地辣椒后以边境小额贸易的方式进口到国内。同时证实*春对操作流程是清楚的,还到**香的公司看过,支付给*兵的清关费用也是*春自己支付的。

2019年10月25日,管某对*春*兵进行了辨认。

10、赵某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2018年10月左右,管某介绍我认识*春,后*春给我讲他有两个柜的印度辣椒干从印度发运到了越南,准备从凭祥口岸进口到中国,想请我给他过货,办理清关事宜,最后谈下来,他支付给我31000元人民币。方式就是以边境小额贸易方式申报,缴纳增值税,但不需要缴纳关税,正因为不用缴纳关税,像*春这样的辣椒商才会找我帮忙过货,将印度辣椒干走私进入中国,这样他们可以节约成本。在凭祥那里已经形成了这样的市场模式,大家都懂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能够节约成本,这些老板都是清楚的,大家都心知肚明。*春支付的31000元包含进口两个柜的印度辣椒干申报进口时所需要缴纳的增值税,还有清关时办理越南原产地证、越南检疫证和报关公司的一些费用,余下的钱就是我收取的代理费。因为*春的辣椒干是印度产的,要想以边境小额贸易的方式申报进口,必须为这批辣椒干伪造越南的原产地证、检验检疫证等,边境小额贸易申报进口还需要两国口岸上的有边境小额贸易资质的公司签订合同,还要伪造合同、伪造装箱单、发票等。*春支付31000元的代理费,他转账到我老公*生的账户的。

2020年1月8日,证人赵某对*春、苏某、管某进行了辨认。

三、被告人*春供述、辨认笔录证实:我最开始做印度辣椒干生意的时候是在中越边境口岸(主要是凭祥口岸和天保口岸)直接买从越南那边过来的印度辣椒干,在口岸联系货车把印度辣椒干拉运到遵义虾子镇我的门面上,后面在2018年9月左右我去印度联系上了印度辣椒供应商,我就直接与印度人联系签订合同。合同是以越南代理公司的名义与印度供应商签订的,越南代理公司负责在越南海防港提货并把辣椒干运输到中越边境的越南一侧,通过边民互市、边境小额贸易的方式进口到中国。具体情况就是我在2018年9月去的印度,当时我与荆某一起去的,荆某带我考察了印度的辣椒市场,他介绍了几个印度辣椒商给我认识,这样我就开始联系上印度辣椒商购买印度辣椒。一般我与印度辣椒商谈好品种,他们就报价,我们商谈我这边是以越南公司名义与印度供应商签订合同,支付费用是以第三方香港公司支付美金到印度公司指定的账户,在辣椒干装船单证齐全后我支付货款。印度辣椒商做中国生意都做熟悉了,他们也都同意按照这样的方式走。因为这样可以节约钱,在中越边境以边民互市、边境小额贸易进口不用缴纳关税,就算加上在越南的代理费和中越边境支付的清关费用,总费用还是比辣椒干在中国口岸以印度辣椒干进行申报并按照一般贸易的方式缴纳的关税和增值税要少。而且当时国内做印度辣椒干生意的人大部分都是这么走,我如果去按照正关申报,我花费的税费就比别人多,在辣椒干价格上我就没有优势了。辣椒干进口贸易的相关政策,我在做辣椒生意之前了解过的,一般辣椒进口有一般贸易、边境小额贸易、边民互市等形式进口。一般贸易就是正常在口岸报关申报,需要缴纳关税和增值税;边境小额贸易就是毗邻的两国政府允许的企业或者贸易机构,在指定的货物范围和口岸,进行商品交流,报关必须是毗邻的原产地证、卫生证、检验检疫证,合同双方必须是允许边境小额贸易的企业或者贸易机构,这种方式不需要缴纳关税,只需要缴纳增值税;边民互市就是在路陆口岸边境开放的两国之间的交易市场,这种方式不需要缴纳关税和增值税。2018年12月在给我介绍的印度辣椒商购买的,一家是印度的SM公司,一家是印度的AAE公司(全称记不清了),签订合同是时间是在2018年10月下旬至2018年11月初,购买的辣椒品种有S4和S17两种,两家公司总共签订的合同是6个柜,一个公司4个,一个公司2个。与印度这两家公司签订的合同上的购买方是苏某的北部湾公司,苏某负责在印度海防提货,运输到天保口岸对面越南一侧的清水口岸的**香公司里面。本来准备是走广西凭祥口岸找七姐(赵某)以边民互市的方式进到中国(在包装袋子上面还有中文包装袋,包装袋上厂商名字是越南河英公司和越南安康公司),在2018年11月初左右,凭祥口岸封关了,不能这样走了,我当时订购的印度辣椒干有柜已经到了越南海防港,有柜还在到海防港的路上。杨某也是我这样的情况,他也订购了8个柜的印度辣椒干到了越南海防港,然后比较着急,找我商量怎么办。我与杨某就到处找渠道进中国,因为都不清楚是为什么封关了,到处打听政策,我在深圳口岸那边问,杨某也去天保口岸问,我在深圳找的清关公司问的,把我的辣椒的真实情况告诉他,给我的回复是我们现在的情况如果要在深圳报关进口,要把辣椒干从越南退运到印度,重新出具原产地证、检验检疫证、卫生证等单证,再在深圳以一般贸易报关进口。杨某打听到的是如果没有原产地证等单证,需要缴纳75%的关税。因为我们当时的原产地证是开到的越南,这个原产地证不能在天保口岸申报进口,因为这个事情我还和印度供应商商量看能不能把辣椒干的原产地证重新开过,开到中国。印度辣椒商的回复是不能,因为这样需要把辣椒干退运回印度,时间太长,怕辣椒干变质。后面杨某找到了越南的**香和天保口岸的*兵**香可以出具越南原产地证,*兵可以在口岸这边帮我们代理进口,这样我和杨某就在2018年12月左右委托**香*兵以边境小额贸易的方式进口了共计14个柜的印度辣椒干。杨某之前就认识**香,之前帮他做过清关。杨某有一天就给我说**香可以为我们这14个柜的辣椒干办理越南原产地证、检验检疫证、卫生证等单证,这样我们这14个柜的辣椒干就可以以越南辣椒干的名义申报进口,我表示认可,并请杨某按照这样的方式给我的6个柜办理,费用他先帮我支付,后面我再支付给他。还有杨某说我们这14个柜的印度辣椒干的包装是越南河英公司和安康公司,这样的包装不能在天保口岸以边境小额贸易的方式申报进口,需要更换包装,更换为没有文字的纯白色包装袋,我也请杨某帮我办理一下,具体费用我支付给杨某。杨某在中国买了纯白色的包装袋委托天保口岸的*兵送到了越南**香那里,由**香负责更换袋子。**香负责在越南清水口岸那边清关,还以她公司的名义与天保口岸的*兵名下的公司签订购销合同(虚假合同),伪造发票、装箱单等,做成是**香*兵之间的贸易,这样才符合天保口岸边境小额贸易的政策,他们两个公司都有边境小额贸易的资质,我和杨某借助他们的公司就可以以边境小额贸易的方式进口辣椒干,这样就可以节约成本。这六个柜的印度辣椒干我是通过*芳的账户把钱支付到香港公司的人民币账户(我的合伙人*轩找到的渠道),由香港公司支付美金到印度辣椒商的账户上去。印度辣椒商与越南代理公司(北部湾)签订的合同及货物的原产地证、提单等单证的内容,在签订好合同后,苏某、印度供应商(或者荆某)都会把签订好的合同通过邮箱、微信发给我。杨某在天保咨询的时候找到的*兵,杨某给我说当时天保口岸那边的公司都不愿意接这个货,找到一个叫*兵的是专门负责报关的,愿意帮我们接货。*兵清楚我们的14个柜的印度辣椒干在越南办理了越南原产地证等单证,愿意以她的公司的名义代理我们这14个柜的印度辣椒干以边境小额贸易的方式进口事宜,但是*兵的价格比较高,本来他是按照凭祥那边的清关费用大概一个柜10000多元的包干价格和*兵谈,*兵没有同意,说是风险太大。后来我在天保口岸找到*兵,我提出每个柜包干价格30000元,她表示接受。每一次报关进口是两个柜,刚好一车,我就支付*兵60000元人民币,我是通过我的尾号5127的建行账户支付到*兵指定的天保报关公司的对公账户上去。这6个柜的印度辣椒干在天保口岸报关进口申报的具体的价格是杨某、*兵**香在商谈的时候就确定好的,杨某给我提过申报报关的价格是8.5元每公斤,杨某说这个价格比较保险、稳妥。实际我的购买价格是1800美元左右每吨,换算成人民币11元至13元左右每公斤。在报关的时候低报了价格。

我还要向你们坦白,我在2018年11月凭祥封关之前,在凭祥走私进口过两个柜的印度辣椒干。这个是在2018年9月我于荆某一起去印度,当时认识了几个印度辣椒商,在印度回来的时候我给荆某说联系丁两个柜的S4,我记得价格是1460美元每吨,是找SM公司买的,合同价格包含荆某每吨10元的佣金。按照和印度辣椒商谈好的,以越南代理公司(苏某的北部湾公司)与印度辣椒商的公司签订合同,以第三方的香港公司支付货款。这两个柜的辣椒干是从印度发到海防,苏某在海防提货并负责把货运到中越边境,在2018年10月下旬左右我在凭祥找到七姐帮我清关,七姐收我15000元一个柜的清关费。七姐给我做的清关也是按照边境小额贸易方式进行申报,也是伪造了越南原产地证等单证,申报进口时没有缴纳关税。2018年12月从天保以边境小额贸易方式进口6个柜的辣椒干也是按照这样的方式进口的。包装袋都是按照这一次(2018年10月下旬)的要求,包装袋上有中文,上面有越南公司的名字,只是凭祥封关了,为了节约成本,不缴纳75%的进口关税,才叫**香伪造越南原产地证等单证,委托*兵代理以边境小额贸易的方式走私进口这6个柜的印度辣椒干。

*春对其供述中提到的*安、苏某、杨某、管某、*兵*芳*轩、荆某、罗某、赵某进行了辨认。

*春对海关查获的其门面经营账本进行了说明(包括总共订购的8个柜的印度辣椒干中有6个柜的印度辣椒干分别于2018年10月31日、2018年12月6日、2018年12月10日运至*春在遵义辣椒城门面,向运货司机支付运费的账目记载)

四、鉴定意见《贵州省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检验报告》黔公司鉴(电子)字(2019)0319号证实:对送检的2部手机、电脑硬盘1块、U盘3个,1进行数据恢复,分别恢复了若干信息数据。

以上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查证属实,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辩护人所提*春在本案中具有自首、认罪认罚、积极补缴税款,属从犯的从轻减轻等情节,请求对其免除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2019年11月12日上午8时,贵阳海关缉私局民警到*春家中对*春实施抓捕时,*春未在家中,只有其岳父、岳母在家,海关缉私局民警向其岳父、岳母表明身份和来意后,其岳父即打电话告知被告人*春有海关缉私局民警找他接受调查,告知*春尽快回家,*春回家后,海关缉私局民警将其拘传调查,*春如实供犯罪事实,成立自首。*春走私辣椒,应对偷逃应缴税款19.135847万元承担刑事责任,不存在主从之分。*春走私辣椒,偷逃应缴税款19.135847万元,不属于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情形,故,对辩护人提出*春系从犯,请求免予刑事处罚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其余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春为谋取非法利益,违反海关法律规定,以伪报方式走私辣椒,偷逃应缴税款19.135847万元,数额较大,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依法应予惩处。被告人*春在得知海关缉私民警找其接受调查后,积极配合,主动到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具有自首情节。补缴应缴税款,认罪认罚,自愿缴纳罚金,依法可对其适用缓刑。公诉机关起诉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确认。量刑建议适当,本院予以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走私普通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款数额较大或者一年内曾因走私被给予二次行政处罚后又走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偷逃应缴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五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春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审判长  张祥虎

审判员  周再佳

审判员  付 凤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十七日

书记员  薛青青